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好了,憾憾!吃饭去吧。"妈妈说着走到书柜前,找出一本书:《内科常见病》,翻到"急性肺炎"一章。看了一半,她的脸色就变了。"现在怎么样了?"妈妈紧张地看着我。"没有危险了。奚望说的。" 憾憾不仅关心淫欲、好了!

"好了,憾憾!吃饭去吧。"妈妈说着走到书柜前,找出一本书:《内科常见病》,翻到"急性肺炎"一章。看了一半,她的脸色就变了。"现在怎么样了?"妈妈紧张地看着我。"没有危险了。奚望说的。" 憾憾不仅关心淫欲、好了

时间:2019-11-06 23:19 来源:山萸肉合桃乌鸡汤网 作者:种猪 日博网站找不到了吗_日博滚球_BTE365亚盘技巧:335次

  这在吴月娘没有正式出场之前在西门庆的口中就表现出来。这是一个受正统观念教育、好了,憾憾不仅关心淫欲、好了,憾憾而且关心家庭伦常的女性与一个淫棍当然的冲突。在这样的冲突里,吴月娘把自己的大部分交给了婚姻、交给了家庭。这表现在她的克己与避嫌上。她并不像当时社会许多家庭的正妻是因为人老珠黄受到冷落,她与其他妻妾一样正当青春年少。她不是没有欲望,也不是没有能力更多地占住丈夫,但她多次把西门庆赶到其他妻妾房中,不与人争风吃醋。她对于家庭人际的当然与已然了然于心,为了维护家庭的运转做出了让步。凭着她正妻的主子地位,妻妾与奴才们许多纠葛她本有干涉的权力,但她因为知晓内中利害大多远而避之。维护之间她不仅成了一个维护者,也成了某种程度的旁观者,她的木讷和念经不单是她作为维护者理家才能的缺欠,也是作为旁观者感受着大家庭不可避免地由盛及衰的无力。但是,在这样的隐忍生活中她还是培养了独立支撑的能力。西门庆死后,妻妾、奴才与帮闲无论当初是得宠还是受压,此时都各怀私利作鸟兽散了,西门家能够继续支撑下来,也就缘于她在这种生活中培养起的惨淡经营的才能。当然,吴月娘性格中不只是这单一的方面,她是复杂的,她的克己不单是给人让位,也赢得了上上下下的尊敬。西门总是敬她三分,在这份敬中也得到了部分回报。在一味的让、忍中,她并非不藏私心,有些地方甚至可以说她更懂得如何在这复杂的家庭中谋私和确保自己的地位。为了生孩子,她背地里与王、薛二姑子做交易,可谓用心良苦。在为李瓶儿之事与西门庆造成嫌怨之后,她用祷告换回西门庆的理解也是绝妙的一场。事后快嘴的潘金莲骂她虚伪、对神佛祷告为何用高声?一语道破天机。在吴月娘的形象中,作者的寄寓也是很明显的。好人好报的观念在许多细节上都有体现。梵僧给西门庆春药,他最先在吴月娘处用;吴月娘吃了保胎药,西门庆恰巧来到房中,而在潘金莲吃药时却出了差错。这样的细节不一而足,这可以说是作者在其作品中对他塑造的唯一一个还算是“好人”的形象有意给予的报偿。这细节之中表达了作者的愿望,有些地方反而使人物显得虚伪。但虚伪也罢,加在吴月娘身上也并不失真,这恰好也表明了处于吴月娘地位的女性为人的辛酸与苦楚。可以这样说,《金瓶梅》对于金、瓶、梅的成功塑造表明了作者对于女性生活的深切体察,对吴月娘形象的成功塑造则表明了作者对于整个社会透彻的认识。作者站到了宗教的高度,用菩萨心肠来看整个社会与人生,悲悯之心顿生。在这样的高度俯看社会人生,当然的第一感慨就是无常。在无常的环境如何生存下去?西门庆、金、瓶、梅之流极尽享乐,自以为可以终生享乐,却不想最终暴死,人亡而家破。在吴月娘身上,作者指出了一种宗教意义上的人生出路。吴月娘对淫僧念经而修有所成,她实际上遵循着自己的宗教,守住了自己的心神,克己而与人为善,终能在无常的社会中得到幸免。作者在吴月娘身上的思考是悲观的,这可以从吴月娘由家庭、婚姻而走向神佛的道路中看出。西门庆死后,吴月娘把孤儿和几个寡妇抛在家中,不顾路途遥远到泰山去还愿是脱离家庭的行为。这种明显有悖常理的行为恰表明了对于现实社会的悲观与逃离。百回大书写出了一个社会的无可救药,宗教成了维持一种真意人生的唯一出路。社会与人生充满罪孽,又极其无常。无论是来兴儿的劫财、陈敬济的无赖、殷天锡、王英的见色起淫,这都是吴月娘个人力量无法与之对抗的,而之所以能够幸免于难,只不过是得益于她平日的修行而终获一救。西门庆撒手而去,孝哥儿又终被度化,这都是富于象征意义的。吴月娘脱离了一种类似罪孽人生的纠缠,修成了世俗界的正果。(与李伟娟合作)

3张竹坡评点第一奇书《金瓶梅》在兹堂刊本扉页右上署“李笠翁先生着”。“在署名‘李笠翁先生着’的《合锦回文传》里也有回道人的题赞”(笔者按:吃饭去吧妈出一本书内实际情况是题署“笠翁先生原本,吃饭去吧妈出一本书内铁华山人重辑”)。由以上所据作出判断:“李渔不仅是《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一书的写定者,同时也是作评者。笔者的考证,与上述结论不同。回道人不是李渔的化名,而是吕洞宾诡称的别名。李渔原名仙侣,字谪凡,号天徒,后改字笠翁,别署随庵主人、觉道人、觉世稗官、笠道人、伊园主人、湖上笠翁、新亭樵客,族中后人尊称“佳九公”、人称“李十郎”。就已知李渔着作和编纂的书,从未见有署回道人者。吕洞宾,五代北宋初年人(或谓唐人,生于唐贞元十四年),名岩、字洞宾,别号纯阳,关中京兆人(或传为河中永乐人)。吕洞宾善写诗,民间流传他的诗歌,多达一百多篇。《全唐诗》收吕洞宾诗四卷。他本为隐士,死后被附会为举世闻名的神仙和道士。明末邓志谟据吕洞宾的传说写神怪小说《吕祖飞剑记》十三回,其中多次写到吕洞宾诡称回道人,如第六回写道:“一日,纯阳子又向长沙府,诡为一个回道人。”“回道人者,以回字抽出小口,乃吕字,此是吕神仙也。”首都图书馆藏《新镌绣像批评原本金瓶梅》插图第一百零一幅后回道人题词漫患不清:贪贵□□□□□□□醉后恋欢情年不□□□□□□□□那里生万□□□□□□须知先世种来因速觉□出迷津莫使轮回受苦辛回道人题①《合锦回文传》,清嘉庆三年刊本,道光六年重印本,图像九页九幅,前图后文,九位题赞者中,未见回道人题赞。②见:《金瓶梅成书与版本研究》,辽宁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77页;《金瓶梅研究资料汇编》上编,台湾天一出版社版10页,同意回道人是李渔笔名之一;《闲话金瓶梅》,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91页,赞同李渔评改说;《李渔全集》,浙江古籍出版社1991年版19卷第3页,认为回道人是李渔别号。③见李裕民《吕洞宾考辩——揭示道教史上的谎言》。《山西大学学报》1990年第1期。被西门庆鞭打后服软告饶的情节当众抖落出来。如果说小玉奚落李瓶儿,妈说着走只是表明她依附一个主子而排斥另一个主子的话,妈说着走那么她对秋菊的态度则十足地暴露了她奴性的一面。秋菊在潘金莲的虐待下过的是暗无天日的生活,她恨潘金莲,她向潘金莲斗争的唯一武器就是揭发她同小厮和陈经济的私通。秋菊是把小玉当成自己的姐妹才告诉她潘金莲的丑闻的,可是小玉却无情地站在了潘金莲一边,甚至出卖秋菊。秋菊第一次把潘陈私通的事告诉小玉时,小玉因为和春梅好,告诉了春梅,春梅告诉潘金莲,使秋菊挨了三十大棍。秋菊第二次告诉小玉,小玉却骂她“张眼露睛的奴才,又来葬送主子”。而且事后把秋菊的话全都告诉潘金莲,并提醒说:“你老人家只放在心里,大人不见小人过,只提防着这奴才就是了。”小玉不仅出卖了秋菊,竟然忘记了自己的丫头身份,张口闭口骂秋菊是“奴才”,她自己俨然成了主子的一员。这恰恰暴露了她自己奴性的一面。(与仲怀民合作)

  

查《全唐诗》第八百五十九卷,书柜前,找收吕洞宾《渔父词》十八首,书柜前,找其十六、十七两首为:作甚物疾瞥地贪贵贪荣逐利名,万劫千生得个人,追游醉后恋欢情。须知先世种来因;年不永,代君惊,速觉悟,出迷津,一报身终那里生。莫使轮回受苦辛。首图藏本刊印者在翻刻崇祯本时,把原刊本二百幅插图减为每回刊用一幅,应为一百幅(均采用每回的第一幅图),第一百回第一幅为“韩爱姐路遇二捣鬼”(笔者按:图极粗劣,左上方漏刻篱笆门),这样不能表明全书的结局。所以,刊印者又刊印了第一百回的第二幅图“普静师幻度孝哥儿”(按:书口无此标题),并在背面刻印吕洞宾词二首,取其报应轮回的思想,以便与《金瓶梅》中的因果报应思想相呼应。李渔是一位通俗文化大师,他特别重视小说戏曲创作,不以稗官为末技,在小说戏曲创作与理论上有卓越的成就。他有渊博的知识,广泛的生活情趣。他不可能把吕洞宾的词作为自己的作品题写在《金瓶梅》刊本上,更不会以吕洞宾的别号作为自己的署名。而且,李渔特别熟悉吕洞宾的神怪故事,在他的作品中至少有两处直接引述过。《十二楼·归正楼》第四回叙一盗贼儿改邪归正后出家为归正道人,为造殿堂,费用无所出,遂设诡计劝募,令其徒弟乔扮为神仙吕洞宾到仕宦之家化缘。仕宦向富商说他见到的情景:“他头一日来拜,说是天上的真人,小价不信,说他言语怪诞,不肯代传。柴炭、科常见病,豆儿:科常见病,指柴炭与米粮。词话本九十三回:“你拿去务要做上了小买卖,卖些柴炭、豆儿、瓜子儿,也过了日子,强似这等讨吃。”崇祯本、张评本文字同。戴校本、梅节校本标点为“卖些柴炭豆儿、瓜子儿,也过了日子,强似这等讨吃。”易误“柴炭豆儿”为一事物,“柴炭”后少一顿号。《崇祯遗录》(王世德着、全一卷):“京师旧有佥商之例,凡供用库香蜡、惜薪司柴炭、御马仓草豆、兵部柴炭、光禄寺猪果、大通桥粮车,皆报富商户采办,办已给值,限满别佥,力不能者,日受鞭箠,负缧绁身死产绝后己。”柴炭、草豆分列。大叉步:即大踏步。踏,鲁西、鲁南读zha或cha,借字作“蹅”、“叉”。张评本九十九回:“这刘二哪里依听,大叉步撞入后边韩道国屋里,一手把门帘扯去半边,看见何官人正和王六儿并肩饮酒,心中大怒,便骂何官人……”词话本、崇祯本(北大本、内阁本、首图本、清抄本)均误刻(抄)作“大拔步”。戴校词话本、梅节校词话本相沿而误,未校。唯张评康熙原刊本作“大叉步”,是。说明张竹坡熟悉山东方言。词话本九回:“武二听了此言,方才放了手,大叉步云飞奔到狮子街来。”此处,崇本、张本与词话本同,均作“大叉步”。邸报:我国古代官府用以传知朝政和有关政治信息的文书抄本,又称“邸抄”、“朝报”、“杂报”、“京报”等,内容多为皇帝谕旨、臣僚奏章、宫廷动态以及有关的政治情报。词话本四十八回:“夏提刑道:‘今朝县中李大人到学生那里,如此这般,说大巡新近有参本上东京,长官与学生俱在参例。学生令人抄了个邸报在此,与长官看。’西门庆听了,大惊失色,急接过邸报来,灯下观看。”前一个“邸报”,崇祯本作“底本”,后一个“邸报”作“底报。”张评康熙本均作“底本”。崇祯本十七回:“西门庆叫了吴主管来,与他五两银子,教他连夜往县中承行房里(词话本、张评作“孔目房里”)抄录一张东京行下来的文书邸报来看。”“底”为“邸”的借字,音近义同。关于此处,魏子云先生认为有深意存焉。魏先生云:“但到了二十卷本,竟把‘邸报’二字改了。改为“底本”,改为‘底报’矣!读至此,能不令人疑而问之:‘为啥要改呢?’此一问题,稍谙明史者,必知万历间内阁的文书,较之前朝而‘邸报’四方者普遍,是以今日有《万历邸报》一书传世,明代其他各朝均无之(无邸报成书传世)。基乎此,我们当能知其改‘邸’为‘底’的因子矣!实无他,有恐‘投鼠忌器’也……总之,二十卷本的此一改写,决非手民之误,亦非抄者误书。深恐关系上政治讽喻吧!”(《金瓶梅的幽隐探照》,台湾学生书局1988年10月初版104成人小说。成人的小说成人读,翻到急性肺少年不宜。3.破除误读三论:翻到急性肺一曰“淫书”论,说《金瓶梅》“亵渎女人,糟蹋妇女”;二曰“自然主义倾向”,作者是客观主义,没有爱憎,没有光明与理想;三曰“封建主义文化”论,认为《金瓶梅》与《红楼梦》分明存在“封建主义与民主主义两种文化之区别”。还要消除三重日博网站找不到了吗_日博滚球_BTE365亚盘技巧障碍:一是把道德理性主义绝对化;二是把古代性文化视为“淫秽”的非科学观点;三是《三国演义》、《水浒传》深入人心的伟大身影的遮蔽。(其实,《金瓶梅》比《三国》、《水浒》更伟大、更前卫、更丰富、更复杂、更创新。)4.在贬损肉体、摧残人性、禁欲主义的时代,作者从人本位思想出发,以“童心说”、自然人性论为思想基础,把性放在了人类生存的基础位置,大胆地肯定肉体,显示情欲的自然性、合理性。性在《金瓶梅》中,是人际关系的焦点,是社会关系的纽带,把性与权力、金钱、行为、制度、生活方式联系描写,通过西门庆之欲、西门庆之悲哀,引发人们思考生存与情欲这一普遍的人性问题。西门庆由纵欲而走向毁灭,以此惩戒人,使人生畏惧心,从而启迪人追求“乐而有节”的律动。西门庆与女性的性行为,不单是技巧、肉欲,也有爱与性的结合,对性仅仅是为了传宗接代(生育)的观念有突破。性与爱二者有区别有联系,有性无爱(与林太太)、有爱有性(与李瓶儿)、有爱无性(与吴月娘)。性追求新鲜、变化,拒绝单调、死板、重复。灵与肉、欲与情、心理与生理的多重形态,多重比重,在《金瓶梅》中写得千差万别,多姿多采。西门庆与潘金莲做爱,做得自然而然,与生活场景、心态、关系紧密相连,不是硬添加上去的,是生活中的生动内容,是人物形象中的有机组成部分。西门庆与女性做爱之前有顺心快乐之事发生,是快乐的延伸。作者表现对人性本体的忧虑,表现对时代苦难的体验和对社会的绝望情绪,否定现实,散布悲观主义。但是,他渴望人性的美好,又不知道怎样才能美好。《金瓶梅》中的两性关系不是和谐与平等的,以写实见长的《金瓶梅》不可能写出这种理想化的性爱。性爱生活的更新、美化,是未来社会的一项伟大工程。从现代的观点审视,从文学审美的角度来看,《金瓶梅》中的性描写多纯感官的再现,情的升华不够,较浓重地反映了晚明时期文人的性情趣、性观念。从性文化角度,把《金瓶梅》中的性描写作为研究

  

崇祯本系统《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崇祯本)二十卷一百回(与词话本分十卷不同)。卷首有东吴弄珠客《金瓶梅序》,炎一章看了一半,她的有危险了奚无欣欣子序,炎一章看了一半,她的有危险了奚也无廿公跋(原刊本无,翻刻本有)。有插图二百幅,题刻工姓名:刘应祖、刘启先、黄子立、黄汝耀等。这些刻工活跃在崇祯年间,是新安(今安徽歙县)木刻名手。这种刻本避崇祯帝朱由检讳。据以上两点和崇祯本版式字体风格,一般认为这种本子评刻在崇祯年间,简称崇祯本(包括清初翻刻的崇祯本系的版本在内)。现今存世的十几种崇祯本系的本子类别不同。从版式上可分两类。以北京大学图藏本为代表是一类,每半叶十行,行二十二字,东吴弄珠序四叶,扉页失去,无欣欣子序、廿公跋。回前诗词前有“诗曰”或“词曰”。日本天理图书馆藏本、上海图藏甲乙两种、天津图藏本、残存四十七回本等,依版式特征,与北大藏本相近。另一类以日本内阁文库藏本为代表,每半叶十一行,行二十八字。扉页题《新镌绣像批评原本金瓶梅》。无欣欣子序,有东吴弄珠客序、廿公跋。回首诗词前多无“诗曰”或“词曰”二字。首都图书馆藏本、日本京都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藏本,依版式特征与内阁本相近或相同。眉批刻印行款不同。北大藏本、上图甲本眉批四字一行为主,也有少量二字一行的。上图乙本、天津图藏本眉批二字一行为多。内阁本眉批三字一行。首图本无眉批。有夹批。王孝慈旧藏本为学界所特别关注。原藏插图二册二百幅。1933年北平古佚小说刊行会影印词话本中有附图,即据王氏藏本影印。第一回第二幅图“武二郎冷遇亲哥嫂”栏内右侧题署“新安刘应祖镌”六字,为现存其他崇祯本图所无。图精致,署刻工姓名多。第一回回目“西门庆热结十弟兄”,现存多数本子与之相同。只有上图乙、天津图藏本作“西门庆热结十兄弟”。据插图与回目,此本可能是崇祯本的原刊本。北大藏本以原刊本为底本翻印,为现存较完整的崇祯本,图与正文刊印精良,眉批夹批比其他崇祯本多,眉批与正文句对应,无错位乱置之处。崇祯本与词话本之间的关系,学术界有不同看法。一种看法认为词话本(十卷)刊刻在前,崇祯本(二十卷本)在后,崇祯本是词话本的评改本,二者是母子关系。魏子云(见《金瓶梅的幽隐探照》,台湾学生出局1988年10月初版38页)、黄霖(见《再论金瓶梅崇祯本系统各本之间关系》)①等持此意见。笔者亦持此说(见《金瓶梅探索》,吉林大学出版社1990年版51-56页)。另一种看法认为二者是平行关系,认为两种本,从两个不同的底本而来。韩南《金瓶梅的版本及其他》,梅节《全校本金瓶梅词话前言》②中说明了这种看法。浦安迪在《明代小说四大奇书》中也持二者为平行无直接关系说。崇祯本版刻上保留的词话本的遗迹很多,足以说明崇祯本与词话本的亲缘关系。平行无直接关系说似不能成立。创性的是女性视角、脸色就变了了妈妈紧张采用第一人称限制叙事方式、脸色就变了了妈妈紧张叙述倒装手法,这三者结合,在古典小说中是一种创造,特别值得我们加以珍视与研究。陈平原着《中国小说叙事模式的转变》指出:“作为故事的记录者与新世界的观察者而出现的‘我’,在中国古代文言小说中并不罕见。中国古代小说缺的是由‘我’讲述‘我’自己的故事,而这正是第一人称叙事的关键及其魅力所在。”(上海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77页)他还指出,中国读者不习惯第一人称叙事方法,并把倒装叙述手法,“从一开始就被认定为西洋小说手法”。由此可见,《痴婆子传》的叙事艺术成就,超前地具有了现代小说艺术的特点,更具有震撼人心的艺术魅力。《痴婆子传》作者为何人,尚不得而知,作者是男性还是女性,更待考证。作者对女性心理的细致刻画、对性欲求的深层探索,可与《金瓶梅》作者兰陵笑笑生相比肩。《素娥篇》当刊印在万历四十年(1612)至天启二年(1622)这十年间,大约在现存《金瓶梅词话》刊印的前后

  

现在怎么样创作时期在嘉靖万历间;

春梅叫大姑,地看着我没迎春叫二姑,地看着我没玉箫是三姑,兰香是四姑,都见过礼。又请过韩回子娘子来相陪。(第四十六回)从贲娘子请客的动机、刻意的准备以及异乎寻常的迎接和款待可以看出,这四人不是一般的丫头,而是在主子面前能说上话,能施加一定影响的丫头。不然这个小家小户是不会这样肯出血的。看来,与奴下奴的秋菊相比,玉箫可以说是“奴上奴”了。玉箫得到主子的优遇,是由于她对主子的忠实和卖力。这种忠实有时达到令人作呕的地步。她为讨好主子,多次为西门庆与女仆宋惠莲通奸望风。宋惠莲是西门庆男仆来旺的妻子,因为有些姿色,被西门庆看上,两人多次通奸,每次都是玉箫牵线望风。西门庆为了霸占宋惠莲,设毒计陷害来旺。他设计了一个夜间捉贼的圈套,来旺不知是计,出来捉贼,“只见玉箫在厅堂台上站立,大叫:‘一个贼往花园中去了!’来旺径往花园中赶去”,却被一伙人拿住。西门庆买通衙门,把来旺打得半死,递解原籍。在这个陷害事件中,玉箫扮演了一个极不光彩的角色。看得出,这个圈套她是清楚的,又亲自把来旺引进圈套,她是无论如何不能辞其咎的。更可恶的是,西门庆陷害来旺,宋惠莲自缢被救活后,她不仅没有自悔自愧,反而继续为虎作伥,劝宋惠莲就范:“宋大姐,你是个聪明的,赶早恁妙龄之时,一朵花初开,主子爱你,也是缘法相投。你如今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守着主子,强如守着奴才,他去也是去了,你恁烦恼不打紧,一时哭的有好歹,却不亏负了你的性命。常言道:‘我做了一日和尚撞了一日钟’,往后贞节轮不到你头上了。”宋惠莲虽然由于爱慕虚荣和金钱而失身于西门庆,可她毕竟忘不了与来旺的夫妻感情,更憎恨西门庆的毒辣。她当面怒骂西门庆“是个弄人的刽子手,把人活埋惯了”。她虽然曾有过服侍西门庆的意愿,但她无法接受眼前的残酷现实,便毅然决然地以死来抗争。表现出宋惠莲是个有人情味有同情心和正义感的女人。与她相比,玉箫的灵魂是龌龊的。箫不回去,望说数次打发小厮让小玉找皮袄,望说小玉很不满意,骂玉箫“钉在人家不来,只教使我”。事后她仍然愤愤不平:“……姐姐们都吃勾来了吧,一个也不曾见长出块儿来?”玉箫被骂得脸绯红,便道:“怪小淫妇儿,如何狗抓了脸似的?人家不请你,怎么和俺每使性儿?”小玉道:“我稀罕那淫妇请!”两人的一场唇枪舌剑,反映出奴仆之间地位的差异以及由此产生的矛盾,同时也表现出小玉的泼辣、好胜、口齿伶俐的性格特征。这和秋菊形成了鲜明的对照。秋菊讷口少言,性格朴拙;小玉性格外向,敢说敢做,没有顾忌。小说第八十八回写五台山云游和尚到西门庆门前化缘,吴月娘让小玉取出平时做的僧帽僧鞋和钱米布施给和尚。这小玉故作娇态,高声叫道:“那变驴的和尚,还不过来!俺奶奶布施与你这许多东西,还不磕头哩!”月娘便骂道:“怪堕业的小臭肉儿,一个僧家是佛家弟子,你有要没紧,恁谤他怎的,不当家化化的。你这小淫妇儿,到明日不知堕多少罪业!”小玉笑道:“奶奶,这贼和尚,我叫他,他怎的把那一双贼眼,眼上眼下打量我?”那和尚双手接了鞋帽钱米,打问讯说道:“多谢施主老菩萨,布施布施。”小玉道:“这秃厮好无礼!这些人站着,只打两个问讯儿,就不与我打一个儿?”月娘道:“小肉儿,还凭说白道黑。他一个佛家之子,你也消受不的他这个问讯。”小玉道:“奶奶,他是佛爷儿子,谁是佛爷女儿?”月娘道:“相这比丘尼姑僧,是佛的女儿。”小玉道:“譬若说,相薛姑子、王姑子、大师父,都是佛爷女儿,谁是佛爷女婿?”月娘忍不住笑骂道:“这贼小淫妇儿,学的油嘴滑舌,见见就说下道儿去了!”小玉道:“奶奶只骂我,本等这秃和尚,贼眉竖眼的只看我。”孟玉楼道:“他看你,想必认得的,要度脱你去。”小玉道:“他要度我,我就去。”说着,众妇女笑了一回。月娘喝道:“你这个小淫妇儿,专一毁僧谤佛!”那和尚得了布施,顶着三尊佛,扬长去了。小玉道:“奶奶还嗔我骂他,你看这贼秃,临去,还看了我一眼才去了。”对化缘和尚这番无情的揶揄,表明小玉对僧尼是极为憎恶的,这在禅寺遍地、僧尼横流的时代无疑是一种反潮流的意识。特别是在笃信佛法的主人吴月娘面前敢于这样毁僧谤佛,无所忌惮,这在西门家的奴仆中大概也是绝无仅有的。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小玉身上与众不同的独立的、自主的精神,而较少俯首贴耳的驯顺。这一性格特征,在吴月娘卖遣潘金莲和庞春梅事件中也可见一斑。月娘打发春梅、潘金莲,作为丫头的小玉,本来没有插嘴的份儿,但是小玉敢于和吴月娘唱反调,提出

小说写人物,好了,憾憾写性格的复杂性、好了,憾憾多样性,而不是单一的、静止的。小说以市井人物为主要角色,不再是帝王将相、神魔、英雄传奇。作家的新观察、新发现、新创造,使《金瓶梅》在小说史上具有了开拓、创新意义,使现实主义小说创作进一步发展,标志着我国小说创作进入一个新阶段。《金瓶梅》是一部里程碑性质的作品,它给《红楼梦》的创作,积累了艺术经验,开辟了道路。《红楼梦》发展了《金瓶梅》的现实主义,把古典小说推上现实主义高峰。《金瓶梅》与《红楼梦》是中国古典小说现实主义的两种典范、两个高峰。鲁迅在《中国小说的历史的变迁》中说,《红楼梦》出来,中国小说的写法就变了。有人认为,这句话拿来评《金瓶梅》,其实更合适。美国学者认为:“中国的《金瓶梅》与《红楼梦》二书,描写范围之广,情节之复杂,人物刻画之细致入微,均可与西方最伟大的小说相媲美。”《金瓶梅》在中国小说史与世界小说史上都占有重要地位。小说叙述魏、吃饭去吧妈出一本书内蜀、吃饭去吧妈出一本书内吴三国兴亡史,三者之间矛盾构成三条主要线索。毛宗岗在《读三国志法》中总结说:“《三国》叙事之佳,直与《史记》仿佛,而其叙事之难,则有倍难于《史记》者。《史记》各国分书,各人分载,于是有本纪、世家、列传之别。今三国则不然,殆合本纪、世家、列传而总合一篇,分则文短易工,合则文长而难好也。”《三国演义》把本纪、世家、列传熔为一炉,结构为一个艺术整体。《水浒传》结构采取单线结构法,用列传形式来叙述主要人物被逼上梁山的经过。金圣叹在《读第五才子书法》中指出:“《水浒传》一个人出来,分明便是一篇列传,至于中间事迹,又逐段自成文字,亦有两三卷成一篇者,亦有五六句成一篇者。”《三国演义》、《水浒传》都保留有传统史传叙事结构的影响。而《金瓶梅》则完全按照现实生活的面貌,纵横交错,是千百人总合一传的网状结构。既不同于《三国演义》的三线结构,也不同于《水浒传》的单线列传结构。《金瓶梅》艺术结构经验和张竹坡对它的总结,为《红楼梦》的结构创新开辟了道路。曲笔、逆笔,曲得无迹,逆得不觉:张竹坡在《读法》十三中说:“读《金瓶》,须看其入笋处。如玉皇庙讲笑话,插入打虎;请子虚,即插入后院紧邻;六回金莲才热,即借嘲骂处插入玉楼;借问伯爵连日那里,即插入桂姐;借盖卷棚即插入敬济;借翟管家插入王六儿;借翡翠轩插入瓶儿生子;借梵僧药,插入瓶儿受病;借碧霞宫插入普净;借上坟插入李衙内;借拿皮袄插入玳安、小玉。诸如此类,不可胜数,盖其笔不露痕迹处也。其所以不露痕迹处,总之善用曲笔、逆笔,不肯另起头绪用直笔、顺笔也。夫此书头绪何限?若一一起之,是必不能之数也。我执笔时,亦必想用曲笔、逆笔,但不能如他曲得无迹,逆得不觉耳。此所以妙也。”这里说的一部长篇小说的情节头绪繁多,不可能像写史书那样一件件地写,写完一事另起一事。张竹坡所举十几个情节头绪的提出,不是正面地、直接地、单独地提出,而是在叙述一正在展开的情节中不知不觉有意无意地插入。这被张竹坡总结为曲笔、逆笔,与安根伏线、顺势带出意思相近。张竹坡在《金瓶梅》第一回评语中就曾探讨作者在千头万绪的复杂关系中如何说起如何叙述,他说:“要在头上一根绳儿扎住。又如一喷壶水,要在一起来,即一线一线同时喷出来。”关于月娘、金莲、瓶儿的情节是正面直叙。桂姐、玳安、子虚等则是曲笔、逆笔,并非另取锅灶,重新下米。故作消闲之笔:在《读法》四十四中说:“《金瓶》每于极忙时偏夹叙他事入内。

谢,妈说着走然不经凶祸,妈说着走不蒙耻辱者,亦幸矣。故吾曰:笑笑生作此传者,盖有所谓也。”为什么欣欣子在序文开头已指明笑笑生作《金瓶梅传》,“寄意于时俗,盖有谓也。”在结尾再次说明此点,唯恐读者不解其中味,不理解作者着书之目的。为什么在再次点明作者着书有特指的目的之时,提出“然不经凶祸,不蒙耻辱者,亦幸矣”。显然,暗示作者经凶祸、蒙耻辱的经历。廿公《金瓶梅跋》云:“《金瓶梅传》,为世庙时一钜公寓言,盖有所刺也”,此话除说明书作于嘉靖(明世宗)时外,又说明作者直斥时事,有针对性的具体创作目的。谢肇淛《金瓶梅跋》云:“相传永陵中有金吾戚里,凭怙奢汰,淫纵无度,而其门客病之,采摭日逐行事,汇以成编,而托之西门庆也。”谢肇淛在以下的跋文中肯定了《金瓶梅》的艺术成就,称赞小说为“稗官之上乘”,作者是“炉锤之妙手”。谢肇淛不会把《金瓶梅》看做金吾戚里门客的实录,但“托之西门庆”,即是说西门庆典型有生活原型为依据。屠本畯《山林经济籍》云:“相传嘉靖时,有人为陆都督炳诬奏,朝廷籍其家。其人沉冤,托之《金瓶梅》。”作者沉冤,与欣欣子所云“经凶祸”、“蒙耻辱”是相一致的。以上四位明代文人提供了我们研究《金瓶梅》小说创作素材、作者生活经历遭际、西门庆形象的原型的重要线索。已故学者王萤撰文提出,作者为嘉靖年间主战派功臣夏言、曾铣被杀而鸣冤。作者兰陵笑笑生出于伟大的同情心、正义新一代的思想家们反对宋明理学“存天理,书柜前,找灭人欲”的思想,书柜前,找对他们只承认“天理”,不承认“人欲”,否认人的自然天性,对人的极大蔑视,对人性的压抑、摧残予以强烈抨击。李贽指出:“穿衣吃饭,即是人伦物理。”认为“好货”、“好色”,都是人人应有的、正当的、合理的要求。其他作家如汤显祖提出“主情说”、冯梦龙的“情真说”无一不是针对程朱理学的禁欲主义,要求文学要表现人的自然的本性,自然的欲望。另外,《金瓶梅》产生的时代,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已开始萌芽,并有所发展,商品经济发展,金银财富大量积聚,市民阶层力量逐渐壮大,并且社会地位有了明显提高,他们长期被封建社会压抑的生活欲望迸发出来,封建的伦理道德被置之于不顾,并且市民阶层的贞洁观念淡薄。所以,李瓶儿蔑视封建伦理道德,表现出妇女自我解放的要求。李瓶儿对性欲的追求,是一种要求个性解放,追求人性自由的合理、正当的要求,代表着时代的一种新思潮,和社会进步的新思潮,她对人性的追求,具有反封建的进步意义。李瓶儿的人性追求仍处在一种朦胧的、肤浅的、不自觉的状态中,不免要受时代和其地位的局限。李瓶儿所生活的社会是一个人欲横流的社会,人们大胆地、赤裸裸地表现性爱。这固然是对封建伦理道德的反叛,同时也不免有道德与人伦的丧失,李瓶儿作为社会的一员,受时代潮流的冲击,只能是随波逐流,而不可能站在比世人更高的层次。李瓶儿在封建社会中不仅作为人,而且更作为“女人”,所以,她的追求是受很大限制的,她不能像男人那样毫无顾忌地满足自己的情欲,她的命运是掌握在西门庆手中的,她的欲望能否得到满足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西门庆,她要忍受西门庆的摧残和性欲得不到满足的痛苦。所以瓶儿固然有自己的追求,但她还是做为男人的附属物和社会的畸形儿而存在的,不可避免地成为那个特定时代的牺牲品。

(责任编辑:白枕鹤)

相关内容
  •   那位车老板是个好人。他见我在瞬息之间失去了一切,不忍心马上离开我。他从怀里掏出一小葫芦酒,一定要陪我唠嗑唠嗑。他问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都老老实实对他说了。他听了感叹不已,一个劲地对我说:
  •   
  •   在行为上,我始终是你的忠实的妻子。但是在精神上,我却只忠实于自己。你看,难道不是我最早播下了分离的种子?怎么能一味地责怪你呢?
  •   
  •   
  •   
  •   外面又亮又热,我想脱掉衣服好好地玩玩。可是他的脸正贴在玻璃上朝我看着。我不敢放肆,就顺手抢着身边的东西,不一会儿,就拖着满满两个大包回来了。门依然关得死死的。
  •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
  •   
  •   
  •   孙悦呀孙悦,看来你还没有完全明白过来。你把盲目与坚定混淆,又把怀疑与坚定看成绝对的不相容。你,还有我,是从哪里获得信仰的?课堂上,书本里。我们不费什么力气就成为一名
  •   
  •   
  •   
热点内容